搜索
查看: 97|回复: 1

民以食为天系列之八月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1 15: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土家有谚语:“三月樱桃四月枇杷,五月的李子六月瓜,七月的毛桃八月楂,九月的板栗笑哈哈,十月的柚子满树桠。”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这些以前农家最常见的瓜果,大部分都进了城里的超市。只是农历七月成熟的毛桃,通过品种改良,已经嫁接成了各种风味的水蜜桃,成熟期也提前到农历四月至六月之间。而生长在深山老林中的八月楂,却是被大家渐渐给遗忘了。
    八月楂又叫八月炸,野香蕉。母株是一种生长在深山中洼地里的藤状植物,攀援在其他灌木上。在农历四至五月,开出了一些白色或者黄色的小花。雄花凋谢后,雌花就慢慢长成一些长圆形的果实。果提像猕猴桃,但比猕猴桃长很多,略似香蕉。到了农历八月,这些果实先后一个个爆裂,厚厚的果皮裂开,露出里面洁白的果肉和黑芝麻一样乌黑的种子。
    记得小时候,每到八月,老爹老妈从地里回来,我总是急不可耐地去翻他们的竹背篓,也总能够在背篓里面找到一个蓝色的围裙兜。解开围裙兜,就是一大包让我欣喜若狂的八月楂了。捡起一个八月楂,沿着裂缝撕开厚厚的皮,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大口,果肉细腻,纯正甘甜。使劲地吧嗒几下,吐出黑黑的种子,再吧嗒几下,就咽下去了。唇齿舌尖,全是徘徊不去的醇香。
    随着一天天地长大,我开始帮爹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包括进山放羊,割猪草,砍柴。深山中,八月楂的植株到处都是。我们砍下来做柴火的灌木,大部分都有八月楂的藤蔓缠在上面。有时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砍断的灌木,却“忽”地一下,被两边的藤蔓拉扯悬到了空中,我们使劲蹦着跳着也拉不下来,只得悻悻地再去砍旁边其他的灌木。
    山中的日子,总是寂寞的,也是单调的。我们满怀着期望,看着藤蔓上的八月楂,一天天渐渐变大变长,颜色从嫩绿变成青绿,再变成黄色,变成黄褐色,心情总是无比的愉悦。直到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其中的某个果实裂开了一条裂缝。这时,我们就欢天喜地地爬上树尽情地采摘了。采摘下来的八月楂,分成两种。一种是已爆裂了的,这种八月楂基本上就是我们解馋的食物。另外一种就是还未爆裂的八月楂,我们采摘下来后,背回家,用沸水烫煮后晒干,切成片,晒干后卖给药材收购部。一毛钱一斤。听老人们说,主治舒肝理气,活血止痛,利尿,杀虫。还可以治疗脘胁胀痛、经闭痛经、小便不利、蛇虫咬伤。也是乡下游方郎中治失眠,多梦,神经错乱,发疯,癫痫等精神病必不可少的一门良药。
    采摘八月楂,很好玩,也比较危险。八月楂比较多的地方,通常是附近十多棵,几十棵灌木都被八月楂的藤蔓缠绕成了一个整体,绿茵茵的,杂草茂盛,光线昏暗,看不清楚。经常有野蜂窝悬挂在上面,或者有毒蛇在其间出没。在我们村子里,就发生过一起一个上山采摘八月楂的小孩,被野蜂攻击螫死了的惨事。一般来说,在动手采摘八月楂之前,我都会抓几把沙子,撒向灌木丛。如果没有发现有野蜂受惊飞起,我才会上树采摘。尽管如此,有一次我还是出事了。
    那天,我采摘了二十多斤八月楂,下树后,才感觉出左臂上发热,胀痛。但是,我也没很在意,背着背篓,赶着羊群就准备回家了。走在山路上,被一个挖草药的老人看到了,他问我:“伢子,你的手臂怎么黑了那么大一块?”我满不在乎地说:“刚才摘八月楂的时候,被野蜂螫了。”他听了,赶紧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臂,仔细看了看,说:“伢子,你的命大,你这是被烂葛藤咬了。你看看,这里有烂葛藤的两颗毒牙的牙痕。哈哈,幸亏你碰到我了,要不,等你赶回家,毒素都扩散了,你的小命儿就没了。”(备注:烂葛藤,壶瓶山麓的一种剧毒毒蛇,一般在杂草和灌木中出没,颜色呈黄褐色或者青绿色,很难被发现。)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在牙痕出,呈“井”字形划了四刀,让毒血流了出来。然后,在附近找了两棵草药,放在嘴里反复咀嚼,连草药和他的口水,都吐在手掌里,捏成了一个薄饼,贴在了伤口处。然后,找了一片芭蕉树叶,撕下一块,包在我的手臂上,用一根金银花藤使劲地缠绕了几下,打了一个结。包好后,才问我,现在是什么感觉?我说,有点点凉的感觉。他说:“那就对了。没事了,等到你回到家里,蛇毒也都全解了。”

64

主题

73

帖子

13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44
发表于 2018-7-2 00: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