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7|回复: 0

一次读个够:王立世新诗二十三首

[复制链接]

175

主题

35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742
发表于 2016-9-9 01: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次读个够:王立世新诗二十三首
王立世
     1966年6月生,山西省山阴县人,现在山西某省直机关任职,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中国爱情诗刊顾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中国作家》《青年文学》《人民日报》《上海诗人》《诗探索》《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草原》《飞天》《山花》《北方文学》《福建文学》《四川文学》《山西文学》《山东文学》《中国诗歌》和台湾《创世纪》、泰国《中华日报》、菲律宾《世界日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发表诗歌1000多首,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双年诗经——中国当代诗歌导读暨中国当代诗歌奖获得者作品集(2013—2014)》《2014——2015中国年度诗人作品精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5卷》《汉英双语版中国诗选2015》《21世纪世界华人诗歌精选》《中华美文新诗读本》《中国青年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当代诗人情诗集萃》《中国诗人诗典》《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当代诗歌精品赏析》《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书》《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诗歌卷》等多种选集。《夹缝》被《世界诗人》推选为2015“中国好诗榜”二十首之一。著有诗集《夹缝里的阳光》等,主编《当代著名汉语诗人诗书画档案》。获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关睢爱情诗》“2015年度十大实力诗人”,《中国文学》“2014年度十大诗人”,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诗歌研究中心“2014年度山西十佳诗人”,全国首届“七夕.华原杯”爱情诗大奖赛十佳桂冠诗人。《文艺报》《文学报》《名作欣赏》《诗探索》《草原》《诗国》《山西文学》《黄河》《关睢爱情诗》《生活潮》《中华日报》《世界日报》《作家报》《山西日报》《太原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了叶文福、朱先树、许怀中、杜学文、吴开晋、非马、张立华、王珂、唐诗、马启代、梁志宏、王科、马晋乾、谢幕、卢有泉、邢昊、高亚斌、杨筱、王宁、林红、郑丽娜等著名诗人、评论家的评论。

小时候
让妈妈用拴风筝的线
给我拴月
妈妈漫不经心地说
长大了
自己会拴的
现在
拴风筝的线丢了
比我童年
还遥远

我这一生

我这一生
只是路过这尘世一会儿
有时闭门思过,世界鸦雀无声
有时东张西望,乱花迷我眼
有时像夜郎一样自大,觉得山中没有老虎
其实,我只是短暂地路过一下
没有多少要紧的事
更没有什么要命的事
不必多虑,也不必多情
不必心怀鬼胎,更不必咬牙切齿

脖子与领子

衬衫的领子
与我的脖子过分亲昵
摩擦也最多
烂得也最快
我的脖子又硬又直
害了我的衬衫
我的衬衫
常常埋怨我的脖子
不会伸缩自如
不会左右逢源
不会向下弯曲
骨质太多,还在增生

故乡

走到哪里
我都背着我的故乡
再疲惫,我也不敢放下
我怕故乡的皮肤
被异乡的棱角擦破

早年,我是故乡的孩子
故乡天天把我背在背上
而今,故乡变成我的孩子
我把故乡天天背在背上

秋天

一叶怎么能知秋
时光放慢了沉重的脚步

我身体里的那条河流
始终流不出悲伤的源头

粮仓充实起来时
田野格外寂寞

失魂落魄时
天空却铺满了彩云

我不能再

我不能再低着头
从鸟声中退出
我不能再闭着眼
任时光在心上泄欲
我不能再忍气吞声
把自己送上祭坛

黑夜

黑夜里,我更加孤独
时间好像没有边界
影子都逃之夭夭
我的朋友呢?是突围成功
还是半路走失,或者早已被黑暗杀死
我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黑夜一直闭口,不讲一点道理

毛毛虫

我看见一只毛毛虫
使出浑身力气
沿着粗壮的树杆
一点一点向上爬
越爬越快,越爬越高
终于爬到了高枝上
看下面
庞然大物都变小了

惭愧的是
我身为七尺男儿
还不如一只毛毛虫
因为我
喜欢在低处散步

鱼的联想

一尾鱼
鳞又短又少
在大海里
东躲西藏
就像我
裸露的心
一次次受伤
我不哭泣
只梦想
来世转生一只刺猬


雾里看花
与草没多大区别
雾里看谷子
与黍子没多大区别
雾里分不清猫和鼠
雾里分不清狼和羊
其实,雾里看什么
都是阴影,还很神秘

高手

武功被废后
才发现自己的软肋

剑回鞘里休息
手里提着鸟笼

退出江湖后
越来越喜欢天高云淡

与时光书

像一个顽童,在我这张
凸凹不平的脸上嬉戏
把墨一样的发,染成雪一样的丝
几条鱼尾纹,是你踩出的脚窝

当我这张老脸,关闭了所有的视听
被你玩过的容颜,化为一片
静默的土地,春风吹过的地方
会长出高梁、玉米和小麦
一生

左手加
右手减

左脚从朝阳出发
右脚迈向日暮

走来走去

在一个庄严的场景
我小心地走来走去
撒网似地搜寻
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站也不是
坐也不是
又不好向别人打听
只好无奈地走来走去
我在重复相同的路径
我在躲避善意的蔑视
既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又不能马上离开
只好在边缘地带走来走去

留在此岸

从今天开始
我不再瞭望彼岸
不再以梦为桥
在幻想中抵达幸福的码头
从今天开始
我不再冒着掉进旋涡的危险
去挤那座不堪重负的独木桥
安静地躲在桥的远处
看桥上来来往往的风景
心事如山重水复
心情却柳暗花明
彼岸有什么好
埋着黄金,还是能钓到大鱼
但我从不奢望
身外的那些赘物
心甘情愿地留在此岸
躬耕我的二亩薄田
过着隐士一样的生活
门前没有车马,只有风声


另一个我

从我日渐衰老的身体里
分裂出另一个我

名字没变
骨血没变
表情却彻头彻尾地变了
不管对狼
还是对羊
都一个劲地傻笑
笑得有点僵硬
笑得有点虚伪
只有这样
才能与那个特立独行的我
相伴着
穿过目光织就的大街

原载《诗歌月刊》2015年第9期上半月刊      

墓志铭

我死了
也许没人为我立碑
但我必须在一张白纸上
留下我的墓志铭

我这个人心无挂碍
像一粒尘埃随遇而安
像漂流的浮萍缺乏方向感
被小人算计,也不愁眉苦脸
挨打,也不叫疼
坐以待毙,也懒得呼救
活着,觉得就不错
死了,也不用大惊小怪
就这样,在平庸中
快乐地虚度一生
我居住在诗的世界里

天地苍茫
没有我一席立足之地
我居住在诗的世界里
那里温婉、辽阔、明亮
风雨像闪电一样消失
江山是铁打的,月亮是水做的
一辈子不愁粮食和布匹
也不用望梅止渴
爱情敲门时有点羞涩
自由像黄金光芒四射
我把磨了多年的刀斧
锻打成一把银白的钥匙
打开许多被冷落的词语

二〇一二年

这一年的春天
比舞女的超短裙还短
充满花花绿绿的诱惑
还没看清你的眉眼
你就像流星一样消逝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
我不再担心地球继续变暖
也不再相信世界末日的预言
人到中年,有那么多杂事无法脱身
有那么多焦虑不能让你安静
我喜欢端着一个酒杯
站在窗前看天上乌云翻滚
让积攒一年的泪水飞流直下
一场浩浩荡荡的大雪
把那些眉飞色舞的尘埃封杀
我那些美好的想法
像雪一样洁白,像雪一样单纯
也会像雪一样销声匿迹
在纷乱的生活中
我俨然一条地下河
人们能听到我流水的声音
但看不见我的流向和经历的曲折
有时我觉得
自己更像一件年代久远的瓷器
埋藏在大地深处
我担心出土后
难以适应那些射来的强光
更担心被风化被雨蚀
被无知的手毁容

灵魂早已越过十万大山
    ——致仓央嘉措

你内心的伤口
像一扇隐秘的门
佛光照亮了暗处的蝴蝶

想像的玫瑰种植在悬崖
美面临深渊,光环接近浮云
诵经、打坐不为修来世

你像一头忧伤的豹子
用尘世的心怀想森林
一次次从布达拉宫失踪

诵经,不如听你子夜朗读情诗
打坐,不如看你佛晓前踏雪归来
酒和女子,把你从纷乱中超度

你颤抖的手玩不了刀剑
却能触摸到花草的指纹
身后是一座让世人怀想的空城

你的死亡有若干版本
但灵魂早已越过十万大山
像有根的草,春风吹又生

从今以后,我不再谈论死亡

亲爱的,过去我喜欢谈论死亡
就像谈论一件奢侈的事情
谈的时候,手舞足蹈
两眼分外有神,满脸焕发红光
快感弥漫全身。死亡没有倾向性
既不慷慨,也不吝啬
谁也拿它没有办法
死亡是生命的终点站,
它让我们从红尘的列车上走出
在奈何桥上与亲人挥手告别
再多的烦恼,一走都能了之
再多的牵挂,一走都能放下

亲爱的,爱上你
从今以后,我不再谈论死亡
我讨厌它,憎恨它
它会使我们明亮的房子
陷入黑暗,血液的温度
急剧下降,它像一个狰狞的魔鬼
会伸出利爪,关闭我们的眼睛
摁住我们的心脏,把我们推倒在地
让我们永世不得站起

亲爱的,天空虽然不够蓝
人生还有许多缺憾
但活着总能见到太阳
能彼此取暖,以心换心
我知道,死亡不会善罢甘休
正在急行军的途中,但我毫不畏惧
不想搭理它,更不会让它轻易进门

再次打量生活

白纸上的黑字,天空中的星星
谁也无法改变一些铁的事实
就像你并不看重
还必须面对的生活
风和雨像一对孪生兄弟
光明与黑暗只是比例问题
朋友与敌人也在改头换面
高与低,得与失
悲与喜,荣与辱
相向而坐,相对而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去的终究要去
你实在无法撑起头顶的天空时
就暂时躲在屋檐下
观察路上截然不同的行人
不管身正,还是影歪
坚强还是孱弱
顺境还是逆境
每个人终得学会
像庖丁解牛那样
在夹缝里穿行
故乡啊,我永远是你的孩子

在城市的广场上
我依然是一个乡村孩子
站在人群里
我多像一株朴素的玉米
更多的时候
我像埋在地下的土豆
从来不怕别人疏忽和遗忘
因为我的内心像秋天一样丰盈
我在乡村出生、长大
从小就像谷子一样谦卑
只有那些虚无的秕子
才在秋风面前晃来晃去
我是一株被移植到城市的小草
每天都在读着霓虹灯和广告
有时也被放肆的脚踩疼
但我每天都在怀念故乡那一片天空
我更仰慕山涧修长的竹子
那宁折不弯的禀性和风骨
不管什么时候
把气节看得比生命都重
我喜欢乡村的池塘,它能容纳各个方向的溪流
我讨厌不休的蛙鸣,不懂得沉默是金
我不羡慕盛气凌人的帝王
但对渺小的蚂蚁心存敬畏
我不适应灯红酒绿
心中常常摇曳着儿时那盏微弱的油灯
世俗的功名利禄
不能让我获得一丝安宁
我多想戴一顶草帽
荷锄走在乡间的田埂
让晨露打湿裤角
让汗水湿透土地
到秋天,手里攥着一把饱满的谷穗
举起人生殷实的酒杯
对着天空大声喊出
故乡啊,我永远是你的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