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7|回复: 2

怀念爷爷

[复制链接]

175

主题

35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798
发表于 2016-5-15 12: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爷爷                                       
                        黄鹏
   
    在我博客一角,静静地躺着一段八年前的文字。如今打开,才发现这文字与我文中的主角——我的爷爷一样,正默默承受着渐被遗忘的凄凉。
    然而就在最近,我脑海里常常闯荡进来一些过往的人事,他们和我交谈,与我推杯置盏,让不少本已匿迹的记忆重又复活过来。特别是清明将近,我更是频繁地想起爷爷。
    爷爷是零四年去世的,那时,我的两个姐姐都已出嫁,为了生计,父母决计远离耕植了头十年的土地,继而带着尚未初中毕业的大哥到贵阳务工,整日汗流浃背。而我在小城读书,只有到了周未才能回到老家一次。
    我家所住的地方隶属县城城关,但却极为偏远。饮用水由父亲在山洞掘井引流而来,路是茅草小道,就连生活用电也是在我上小学以后才勉强接通。小村四面环山,在大伯家妻离子散,父母外出务工,奶奶驾鹤归西以后,本就只有十来口人的小村便只剩爷爷一人。
    想起爷爷,我们更多的是惭愧和遗憾。那些无子无孙侍候在旁的孤独岁月,本该是安享晚年的爷爷却连基本的天伦之乐也未曾享有,不免让人心酸。
    爷爷的孤独显而易见。每次回到老家,我总是看见爷爷独自抬张小凳坐在院坝,定定地看竹林下那条小路。爷爷的身边有两条狗,他分别给它们取有好听的名字。我走近爷爷时,两条狗往往吠声不止,爷爷呵住它们,迅速站起身来,说:“幺,你回来了,我去给你做饭!”便一瘸一拐地走进里屋去了。
    狗对我存有戒备,其中一条看上去还特别凶残。但只要爷爷一吼,它们便都乖巧地摇起了尾巴。十多年过去,大概爷爷现在只剩一堆白骨,两条狗也早已不在,但爷爷像叫儿孙一样叫唤它们的声音却在耳畔愈显清明。
    我想,无人言语之时,这两条狗无疑是爷爷最为忠实的伙伴。它们陪伴着爷爷,一天又一天,爷爷和他们交流、对话,把它们像儿孙一样对待,一年又一年。这人与动物之间和谐相处的画面看似温暖,却将爷爷晚年的孤寂无依体现得更为深刻。
    看爷爷最后一眼的人是我。那天我从小城赶到老家已是黄昏,爷爷照例坐在院坝,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在他的身上,他自己剔了光头,坐在木椅上面。看到我来,他照例高兴地起身为我炒菜做饭,只是这次,他行动迟缓,喉咙也像含了水,每一次呼吸都要咕嘟作响。
    “爷爷你是不是病了?”我问,“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他答。“那我给我爸妈打电话?”“儿啊,他们忙,就别麻烦了。”
    夜晚的小村无比宁静,偌大的屋宇,空旷得让人抓不住任何实体。十五瓦的昏黄灯光下,爷爷从柜子底下翻出一双牛皮纸包裹着的解放鞋,高兴地说那是我父母买给他的,一年多了,因为太新,所以一直舍不得穿上。看着灯光下饱经风霜的爷爷,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内心痛楚、久久语塞。
    那夜,爷爷给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并嘱咐我乖乖听话、好好学习,将来走出深山,但却对当年竭力阻止我父亲继续上学的事只字不提、讳莫如深。那时,为了让父亲早日成家,爷爷执意不让成绩优异的父亲到卫校深造,甚至学校、公社领导多次到家里劝说,爷爷始终坚持己见、初衷不改,因此也就与一心想要求学的父亲结下了怨恨。
    往后的时光里,每次提到爷爷,父亲都有怨言。他说如果当初爷爷能够让他上学,自己也不至于过得如此这般。爷爷去世以后,父亲是否对爷爷还有所埋怨,我不得而知。但是现在想来,爷爷临终前让我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当是爷爷对父亲的一种间接和解,当是他对自己当时固执已见有所悔悟的一种表现。
    第二天凌晨,我从睡梦中醒来,没有听见爷爷那令人不安的呼吸声,我紧张起来。当我来到爷爷床边,发现爷爷已经背对着我,永远地睡了过去。“爷爷,爷爷……”我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凄凉的呼喊声却在小村显得无比冷清,而无论我怎样的声嘶力竭,爷爷再也没有醒来。
    在操持爷爷后事的那些日子,爷爷生前所养的那两条狗在嘈杂的人声中莫名地失踪了。待到把爷爷的坟墓在另一个村子的山坡埋好,却有人发现看上去最为凶残的那条没日没夜地守护在爷爷墓旁,目光黯淡、神情悲伤。感念于这条狗的忠诚,父亲隔三差五地去到墓地,一则是看看爷爷,一则是为这条狗送饭,直至有一天,连这条狗也最终消失不见。
    如今,十多个年头已经过去,每每忆起爷爷,总逃不开他晚年形象的孤寂无依。但有时,回忆也有温暖的一面,比如说每当春暖花开,我也会忆起爷爷领着我在山野放牛牧马,一首又一首地把山歌唱响,而无论开头唱的是什么,结尾定是那句“脚踏棉花朵朵香”。而那时,人间满是蓝得深邃的天,让人看得见这歌声在天空飞翔时,所留下的一道道优美弧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182

帖子

1186

积分

称霸一方

Rank: 6Rank: 6

积分
1186
发表于 2016-12-7 10: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多个年头已经过去,每每忆起爷爷,总逃不开他晚年形象的孤寂无依。但有时,回忆也有温暖的一面,比如说每当春暖花开,我也会忆起爷爷领着我在山野放牛牧马,一首又一首地把山歌唱响,而无论开头唱的是什么,结尾定是那句“脚踏棉花朵朵香”。而那时,人间满是蓝得深邃的天,让人看得见这歌声在天空飞翔时,所留下的一道道优美弧线。
热爱文学创作孤独流浪汉,在文字缝隙中感怀叙说,记录着大千世界真善美丑恶,共同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6

帖子

164

积分

百里挑一

Rank: 2

积分
164
发表于 2017-10-4 06: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佳作,问候一声好!我有疑虑,这儿没有编辑和版主吗?为何没人审核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