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4|回复: 0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复制链接]

64

主题

73

帖子

13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44
发表于 2018-7-12 21: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简论李商隐凄清动人的悲壮之美

  


     翻开唐诗这部悠长的历史画卷,我们不仅可以听到李白潇洒俊逸的盛唐之音,可以听到杜甫沉郁顿挫的忧患呼声,还不可回避地听到了李商隐神情绵邈的浅吟低唱。诗人的一生是不幸的一生,也是奋斗的一生,污浊的社会毁灭了诗人的理想,但是也孕育了诗人伟大的诗篇,他以感伤的情绪唱起了这个日薄西山的时代挽歌。可以说,晚唐诗歌以李商隐为代表,开创了唐诗的新境界。

     李商隐在没有娶王茂元之女为妻前,与柳枝姑娘、与女冠的恋情中,始终将女性放在与男子同样的地位上,自然的相悦相引,自由的结识交谈。在结婚之后写了许多的爱情诗送给他的妻子。尤其是妻子王氏去世之后,商隐无比悲痛,写了大量的悼亡之诗来表达对妻子的怀念,商隐对待感情是认真的、执着的。他在那个时代所表现的追求个体解放、渴望心灵自由的精神光芒照耀着后世的人们。

     李商隐,生于唐宣宗元和八年即公元813年,卒于唐玄宗大中十二年即公元858 年,唐文宗开成二年(837年)进士,少年得志却长期沉沦下僚,一生为寄人篱下的文墨小吏。短短一生却经历了晚唐的宪、穆、敬、文、武、宣宗六朝。这一时期,唐王朝社会各方面的矛盾异常的尖锐激烈:牛李党争、宦官专权,农民起义等。李商隐的人生之舟就在这时代的惊涛骇浪中起伏飘摇。

     李商隐一生都是在夹缝中生存。在他16岁他就开始应举,走的是唐代士人都走的“温卷”之路,他得到了当时的朝廷元老和骈文名家令狐楚的膳食,这位老人对李商隐扶植奖掖,使李商隐对他终生感激不尽。然而初试落第,对出身寒门的青年李商隐来说是沉重的一击。但他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他依然满怀信心。这时候他遇到了华州(今陕西华县)刺史崔戎,被招聘为幕僚。可惜岁月无情,赴任不到几个月,崔戎便病故,终于在开成二年,靠令狐陶的关系,李商隐中了进士。

     几近10年,李商隐才中举,从中举到入仕还有遥远的距离。而在长安求仕10年,虽不及杜甫那般“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却陷入了牛李党争中成了可悲的牺牲品。李商隐原来投身的令狐父子是牛党,中举之后李商隐得到了泾原节度使使王茂元的赏识,并娶王女为妻,而王茂元却是李党的中坚人物。这样,无论哪党得到重用,李商隐都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10年京师应举,10年京师求仕。李商隐整整20年的青春年华苦苦奋斗,最终还是未能在京都找到栖身之地,从此又开始了他远赴南国天涯漂泊的幕府生涯。

     在个人生活上,李商隐极重感情,无论是与柳枝的恋爱,还是与宋真人旖旎浪漫的玉阳之恋,还是与妻子王氏的伉俪情笃,诗人都用情之深。

     正因为政治上的失意潦倒,生活经历中爱而不得和失而复失的悲哀,使李商隐常被一种感伤抑郁的情绪纠结包裹,这种感情的基调影响了他的审美情趣。不可否认,在最能代表李商隐风格的那些诗作中,不难看出他吸收了六朝骈文用典精巧、秾丽绵密的态度,杜甫近体诗音律严整的成就,韩愈、李贺等人炼字着色瑰奇新颖的长处。但由于自身情感特质与审美情趣的原因,也出于诗人对艺术独创性的追求,他把前人的这些态度融汇再造为自己独特的风格。他擅长用精美华丽的语言含蓄曲折的表现方式,回环往复的结构构成朦胧幽深的意境,来表现心灵深处的情绪与感受。他对爱情、理想的追求是执着的,心中因此而深藏了痛苦,这种痛苦经过千回百转地咀嚼,写成诗歌,便也融入了诗的意象,因而显得深远悠长,感人至深。在他的无题诗(包括以篇首数字为题而实际仍为无题的诗)中,这种“感时伤事”的特点尤为显著。

     社会的衰落,民生的寥落,国家的动荡,使得人们对于外界的关注转到对个体心灵的审视和体味。诗人用精丽的语言将两种情境作为审查视角:或忧叹离怀之意,或哀婉异地之思,或缠绵两情之悦,往往于无望中带有执着于迷惘中凝结清晰,似暗淡而不低靡,似茫然而愈固执。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李商隐的无题诗多抒发爱情的不幸,表达爱情生活中的离别和阻隔,期望与失望,执着与缠绵,苦闷与悲愤,处处宣泄的是感伤的主导情感,正如余恕诚先生在《唐诗风貌》中所言,“他的无题诗几乎篇篇都在书写其不幸”。人生的吟咏,爱情的感伤,痛苦的超越,浓缩了无题诗的意蕴,更加深了诗人对于生命的深刻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人生观是消极避世的。

     李商隐的思想具有反传统的倾向,尤其在文学上,他反对儒家道统对文学的统治权力,强调文学中最重要的是个人思想感情的观点在唐代具有少见的透彻和率真。同杜牧一样,李商隐的人生理想仍是士大夫的传统模式,相信由仕进为宦而治天下是人生首要的责任,而且真心诚意地关心社会,对政治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的许多由个人真实情感而发的政治诗,实际上要比那些从功利观念出发的诗人的作品更有激情。比如“空闻迁贾谊,不待相孙弘”、“一叫千回首,天高不为闻”的叹息。

     他又常在别诗中借古讽今,抨击君主的荒唐误国,斥责藩镇割据,悯叹民不聊生,但社会本身的衰败和个人潦倒的遭遇,又使他深感失望和感慨。因而在诗中发出“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那样古人自况怀才不遇的感叹,而“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则更有一种孤孑而衰飒的意味了。入世不得,出世也不得,造成他心中的难堪、忧郁与痛苦。正如崔珏《哭李商隐》所言:“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就李商隐个人来说,他自小几经离丧,饱受人生困苦,深感世态炎凉,情感细腻脆弱,受党争的影响,诗人“自古才命两相妨”的不幸给诗人以毕生的怨恨;没落的时世,衰败的家世,仕途的多舛,爱情的失意,别人的误解,妻子的早逝,都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使得他只能用忧郁感伤的笔调,来叹惋时运的衰落,身世的飘零:身世,家世,佛道,从各个方面促成了诗人易于伤感的、内向的性格与心态。

     他所秉赋的才情,他的悲剧和无助,也使他灵心多感,感情丰富,国事家事,春去秋来,人情世态及与朋友、与异性的交往,均能引起他如潮的感情活动,“多感”,“有情”,及所带的伤感色彩,在其创作中也很突出。也正由于曚昽、幽约、沉郁、迷离的意象模式的日益成熟,再次打破了中唐诗歌的传统,使得晚唐诗歌再放异彩。心灵的创伤、生活的磨难、痛苦的经历,浓缩在一首首诗中,委婉曲折的道出了一个幽咽凄迷的内心世界,一幅哀感顽艳的心灵图景。正是这种“夕阳无限好”的悲壮阴柔之美与大唐盛世之音交相叠加,形成鲜明的世代反差,为悲剧时代唱出了一曲曲凄清动人的挽歌。




                                            该文选自鹏鸣中国文学研究专著《中国诗歌史略》一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