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拜伦:激扬狂放的自由诗人

[复制链接]

64

主题

73

帖子

13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52
发表于 2018-7-12 21: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拜伦:激扬狂放的自由诗人

鹏 鸣

   19世纪初期的欧洲,有两个人物的影响力曾经是不分伯仲、势均力敌的,那就是拿破仑皇帝和拜伦伯爵。从罗素的《西方哲学史》中为拜伦专列一章,我们就可以看出他的特殊价值,尽管拜伦从未有过哲学方面的著作。罗素认为,拜伦的情感和人生观影响了整个欧洲。拜伦是当时高雅而虚伪的欧洲上层社会伦理传统的反叛,代表了一种社会现象。所以,后来才有了所谓“拜伦现象”和“拜伦式英雄”——追求自由不羁的生活和辉煌悲壮的毁灭。
   拜伦在诗人中属于最激越者之一。他曾经游历漂泊的足迹遍及欧亚大陆,鲜有诗人能跟上他的脚步。家庭境遇的大起大落,父母关系的传闻轶事,他与英国上流社会的矛盾冲突,他与众位佳丽的沸沸扬扬的恋爱风波以及他加入希腊战事等等,都足以使拜伦的世界呈现为丰富多彩。
   而拜伦在当时传统观念看来是不可理喻的狂人,他相貌英俊迷人,可惜是个瘸子,他身体柔弱、皮肤白皙犹如少女,内心却如沸腾的大海;他才华盖世,放浪张狂,是才子又是“流氓”,渴望荣誉又认为荣誉与人毫无意义;他自称是利己主义者,为了爱犬至死而写诗咒骂全世界,同时却又为社会底层的苦痛而呐喊;他好色贪杯,对人性绝望又从未停止奋斗,直到生命终结。
   拜伦是不幸的,他先天跛足,幼年丧父,家境贫寒,以致从小就成为心态不平的暴躁母亲的暴虐对象。可以说拜伦继承了母亲的冲动、乖戾与狂暴的性情,甚至还受父系祖先半疯的家族病的阴云笼罩。因而,冲动、狂暴与感伤、抑郁在拜伦身上找到了一种奇异的混合,铸就成了一种独特的“拜伦式性格”。冲动与暴烈使他常采取过激的言行,语出辛辣,绝不饶人,从而获得了愤世嫉俗、辛辣讽刺诗人的美名。而抑郁伤感的性格倾向又使他在情绪低落时对自己的过激予以否定,加以责怪。两者互为因果地连锁反应,使得拜伦在走向愤世嫉俗的同时,内心陷入孤僻与寂寞。愤世嫉俗愈烈,孤独伤感愈深。
   拜伦是独特的、傲世的,虽然生命短暂,却是一座丰碑,让世人景仰。“地狱的布道者”是诗人拉美丁对拜伦的赞誉。拜伦,这位浪漫主义诗人用他横溢的才情创作了《恰尔德·哈罗德游记》。这是他亲眼目睹西班牙人民抗击拿破仑侵略军的壮烈景象和希腊人民在土耳其奴役下的痛苦生活而作,长诗风靡欧洲诗坛,拜伦一夜成名。其他还有《海盗》、《唐璜》等不朽名著。而在他的许多书信中,他表达了对爱情、友谊、诗歌的看法,36年的短暂生命让拜伦体会到了放荡的生活可以集聚一个人的才华,也可以消耗一个人的生命。
   长篇叙事诗《唐璜》是拜伦的才华与诗歌艺术的最高结晶。它是世界文学史上一个伟大而奇特的现象,歌德称之为“绝顶的天才之作”。长诗气势宏伟,意境开阔,见解高超。它的内容触及18世纪末至19 世纪初欧洲的反对专制暴政,反对封建复辟的斗争。辛辣的社会讽刺是它的基调,讽刺的矛头直指神圣同盟和欧洲的反动势力。
   一个如此伟大而卓越的诗人,在他后期就把他的生命献给了革命事业。他在呼唤各民族的独立与解放的同时,更是自动参加了意大利与希腊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可以说革命运动在客观上给了他心灵的依附,使他那颗躁动的心平静了许多,愤世嫉俗的性格也有所减弱,他正在朝着一个活动家的方向发展。
   尽管如此,但诗人毕竟是激进的,拜伦那多变的情绪使他注定拥有一颗漂泊不定的心。1823年5月,他启程驶向希腊。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招募士兵自付军饷,亲自指挥军队,勇敢杀敌,表现出大无畏的斗争精神和卓越的组织才能,次年,4月19日病死在希腊,引起了全欧进步人士的震痛。临终前拜伦说:“你们挽救我生命的努力是徒劳的。我必定死,我感到了。我不为生命的丧失而悲伤。正是为了结束我厌倦的存在,才来到希腊。我的财产,我的能力,都献给了她的事业,哦,还有生命……”按遗嘱,拜伦的遗体运回了英国,心脏则永远留在了希腊。
   普希金闻讯,感到无比哀痛。他心中的“天才”,“我们思想上的另一为君王”,“为自由之神悲泣着的歌者”。永远消失了。在拜伦身上看到大海一般深沉和难以驯服的倔强性格,伟大诗人和自由战士拜伦之死,使普希金感到自由之神的幻灭,整个世界都空虚了,“人们的命运到处都是一样”,几乎找不到一个自由栖身和自由歌唱的地方,一切福地都被占有了。这位深受过拜伦影响的诗人,虽然精神上感到忧郁和渺茫。但他并不绝望,他再次告别大海时,表示永不忘怀大海的形象和音响,决心把大海作为自己的寄托,继续抗争。
   拜伦的死使全希腊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希腊为他举行了国葬。拜伦的姐姐为他写了一个简短而含义深邃的墓志铭:这里埋葬着《恰尔德·哈罗德游记》作者的遗体,他于1824年4月19日在希腊故去。那时他正在为那个国家夺回它古代的自由和光荣而进行英勇的战斗……
   拜伦世界的丰富性,除其人生经历的复杂外,我们更应该归功于其内在的气质,他是一位敏感、复杂而多变的感情型诗人,个性独特而鲜明。拜伦的性格已成为了一个符号——激情的符号、愤世嫉俗的符号与反抗的符号,他因而有了“恶魔诗人”之称。
   但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在我们看到拜伦狂傲的同时,也会发现其心中隐藏着的幽深的孤独,他性格的狂暴是与脆弱相交织的,如同他的跛足与英俊的奇特搭配。他的狂暴,使他对朋友终生倾情与依恋。很少有人把人性的两面和矛盾如拜伦一般表现得如此鲜明,但如同他本人留下的诗句一样,他对自由的挚爱和献身不仅在当时为世人称道,也将永垂不朽。
   可以说19世纪的英国作家,没有谁能比拜伦更引人注目。生前,他是英国社会风暴的核心;他的死更是轰轰烈烈、举世瞩目。但没有一个人能像拜伦那样的傲世和入世,但这不重要,因为拜伦展示出来的个性是真实的,处处是对他所崇尚的大自然的回归,是对那个时代的保守而做作的伦理道德的背离,也是对扭曲人格的否认。所以,罗素认为拜伦是惟我主义。拜伦也确实认为没有比个人自由更重要的东西。但由己推人,每个个体的自由都具有同等意义。拜伦对个体自由的崇拜,并不是单纯的自我崇拜,而是一种社会理想,为此,即使牺牲个人也在所不惜。
   “他的性格与事业无法不令人倾倒。”有人曾问拜伦当年风云人物有哪几个人,他回答说有3个,一个是当时著名的花花公子,另一个是拿破仑,再一个是他自己!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说拜伦的傲世是无懈可击的。19世纪的前四分之一,拜伦在英国以及欧洲的名气的确是震烁一时的。作为一个诗人,拜伦的隆誉斐响文坛,他对欧洲文学的影响——通过他所写的作品以及恰尔德·哈罗德这个浪漫派人物,即典型的拜伦式英雄的一般概念所散布的影响,是极为巨大的。人们认为拜伦伯爵比任何其他诗人更像自己创造的英雄人物——即富于浪漫色彩的旅游者——恰尔德·哈罗德;被社会摒弃的——曼弗雷德;愤世嫉俗,铁石心肠的情人——唐·璜。
   命运,在许多人看来是不可捉摸、不可抗拒的。有的人屈从于命运,有的人同命运抗争,在同命运的抗争中呼唤出自己的激情,用笔抒发他们喷薄的情感,诗人拜伦就是这样一个用生命抒写激情的人。他足足惊起了半个世纪的激情和智性,令我们至今怀念、敬仰。

                 (节选自鹏鸣世界文学研究专著《世界文学简论》一书)


                  英国诗人·拜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