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回复: 0

歌德:走近浮士德

[复制链接]

64

主题

73

帖子

13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44
发表于 2018-7-12 21: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歌德:走近浮士德
鹏  鸣
       当你在忙碌了一天,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当你在热闹的欢宴散尽,独自走在街头的时候;当你在陪家人看完多集亢长乏味的电视剧,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的时候;当你从爱人的浓情蜜意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在这诸多独处沉静的时刻,只要你还是一个并不十分厌倦思索的人,你就难免会问自己一些难于回答又急于求解的问题,比如:人活着有什么意思?比如:我怎样才能从生活中得到满足,何时才能满足?
       朋友,当你像上面这样思考、这样发问的时候,我就可以说:“你已经开始接近浮士德了。”
       浮士德是中世纪欧洲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他会占卜、能变魔术、精通炼金术、自称无所不能,于1540年死于一次炼金实验的爆炸事故。从此他成了民间传说中的热门话题。200年以后,有关他的传说与一位文化巨人的神思妙语相暗合,诞生了德国文学史也是世界文学史上的辉煌巨著——诗剧《浮士德》。这位文化巨匠既是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与荷马、但丁和莎士比亚并称为欧洲四大文化名人的歌德。
       作为18世纪“狂飙突进”运动主将的歌德,在20多岁时就以其成名作《少年维特之烦恼》在欧洲大陆掀起了一阵“维特热”,显示出其不俗的文学天赋与创造才能。然而真正使他作为一颗巨星闪耀于世界文坛的作品还是他断断续续写了60年的《浮士德》。这是歌德用生命写就的一部大书,是一部直逼灵魂的撼人之作。
       你或许曾为“赌圣”、“赌侠”们的高超技艺和潇洒派头激动不已,但如果把他们的打赌和歌德为我们设计的赌局相比,你一定会觉得一掷千金的“赌圣”之类也不过尔耳。先看第一个不同寻常的赌局:魔鬼和上帝的打赌。上帝认为浮士德那样的“善良人就是在迷惘里挣扎,也终会悟出一条正路”,而魔鬼梅非斯特却自信他能够诱惑浮士德走入歧途。他们约定谁赢得赌局,谁就能收取浮士德的灵魂。
       由这个打赌自然引出了另一个惊世骇俗的赌局:浮士德与魔鬼梅非斯特打赌。梅非斯特认为人追求的不过是金钱、美女之类的有限的感官享受,人很容易受诱惑而沉迷其中;而浮士德则坚信自己不会被感官的、物质的享受“哄得游手好闲”。他们约定:梅非斯特供浮士德驱使并设法满足他的一切要求,只要浮士德得到满足,喊出:“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便会死去,其灵魂归魔鬼所有。《浮士德》的全部情节由此展开。
       返老还童是古往今来许多人梦寐以求却又望尘莫及的美事。而这对于得到梅非斯特帮助的浮士德来说,只需要在“魔女的丹房”里喝一碗汤药以后,鬓发斑白的老学究转眼间就变的青春勃发、英俊潇洒,生命之光在他身上粲然闪耀,爱情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这时他遇到了美丽多情的姑娘葛瑞琛,两人在梅非斯特的帮助下顺理成章地坠入爱河。但是,无论在什么时代,无拘无束的爱情从来就只是一个神话。
       在中世纪宗教道德阴影笼罩之下的葛瑞琛与浮士德的相爱自然就会遇到更多的外力阻抑。更何况浮士德在魔力的迷惑下,对葛瑞琛的爱带有更多肉欲的成分而较少灵魂的交融。如此一来,悲剧结局便在所难免了。浮士德的爱情悲剧显然向我们昭示着非人的异己力量是如何残酷地毁灭着美好的爱情。
       但歌德的思考并未停留于此,他用诗的语言和鲜明的形象在苦苦追问一个一直困惑着人们的感情问题:爱由何生?当浮士德为自己的爱情高唱赞歌的时候,而歌德却清醒地借梅非斯特的冷眼旁观,一阵见血地指出:所谓“永恒的爱与忠贞”,也不过源于“压倒一切的淫欲”。如此论断就是在当今时代恐怕也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或许它是在更本初的层面抵达了人性之真。
       在作为百科全书式人物的歌德来看,足够的知识储备是人们所阅历世事的必要前提。在遭遇爱情以及阅历人世之前,浮士德已经孜孜不倦地对哲学、法律、医学和神学等进行过彻底钻研,是饱学的博士和专家。但是,只一味埋头书斋也难免会产生像浮士德一样的茫然和绝望。因为人生的意义即存在于不断地探索和追求的过程中。或者说,人生本无意义,我们要用实际行动为它添加意义。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浮士德》的主旨,那就是:用实践给人生赋予意义!正因为如此,歌德要把他的主人公放到各种社会人生的实验场中去,让他体验多样的人生滋味。
       在经历了知识和爱情的悲剧之后,浮士德进入了皇宫,经历了政治和权势的悲剧;后来又经历了追求古典美的幻灭(和古希腊美女海伦结婚生子,但随即子死妻逝)。在这些过程中,浮士德的灵魂逐渐得到净化,人生境界逐渐得到提升。但这所有的体验和探索都未让他满足。他只有继续求索——在浮士德身上所体现的正是人类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永无餍足地探求精神。
       追求事业和理想是人生价值得以实现的根本途径。浮士德探索人生真谛的最后一个阶段即是事业的追求和理想的悲剧。在经历了诸多人生沉浮以后,浮士德在自己的封地上率领民众,用劳动改造自然,填海造田,“为千万人开拓空间”,使人们“在自由的土地上享受自由”。
       当他憧憬着的理想王国就要建成时,他已“预感到崇高的幸福,正在享受那至美的时辰”——他感到了满足,于是他对那个时刻喊了一声:“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随即按约倒地而亡。正在梅非斯特要收取浮士德灵魂的时候,天帝却派天使把浮士德招往天国,环绕着天堂灵光的圣母玛利亚和已升天堂的葛瑞琛前来迎接浮士德之魂。这部恢弘的诗剧在“女性长存之德,引导我们上升”的合唱声中落下帷幕。
       浮士德虽然最终感到了满足,但他的理想远未得以实现,也不可能得到最终的实现。这即是人类普遍悲剧性存在——终极目标永远在前方,人们只能无限接近,但却永远无法抵达。每个时代的浮士德只能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使自己心满意足,然后消逝,把业已形成的文明成果留给下一代去继承和开拓。如此循环往复,每一代人都“必须时时把握住生活与自由,对生活与自由才配享受”,当然在这样的过程中也会有迷惘和挣扎,有幻灭和痛苦,而且有时候还容易滑入梅非斯特那种否定一切虚无主义泥淖中。
       但正如浮士德没有在种种危机中自我毁灭一样,人类历史终将在“追求——幻灭——再追求”的良性循环中屹然前行。
       与浮士德的历史创造精神相反,梅非斯特所代表的是否定一切的恶。他自称是“用在否定的精灵”、是“恶”的化身,但是他并非完全起着消极的作用而一无是处。从辩证法的角度看,没有“恶”也就无所谓“善”,正是因为有无数“恶”的存在,人类文明才在不断地与“恶”相对抗的过程中得以提升。否定,是创造性思维的起点,是生活向前发展的契机,是历史前进的关键——如果说“善”是从正面积极地推动历史向前,那么“恶”则是从反面间接地促进社会进步;如果说否定一切必然导致虚无,那么没有否定便没有一切。总之,作者在浮士德和梅非斯特这两个关键人物形象上寄寓了他深刻的哲学沉思,理解他们相互对立、相互依存的关系是理解整部诗剧的枢纽。
      “如果寻找不到生命的意义,就应该去寻找死亡。”走进歌德的《浮士德》,你一定会对生活,对人生,乃至对我们整个人类的生存有许多新的认识和发现。

                                                               (节选自鹏鸣世界文学研究专著《世界文学简论》一书)



       德国诗人·歌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