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3|回复: 0

【编号121】——【编号14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22: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重庆唐刚 于 2018-6-29 22:59 编辑

编号121】兰草


弱不禁风的模样儿
散布在荒野山间
常与小草为伍
从不眩耀从不显眼

显姿露脸的时候
便有一朵朵盛开的兰花
掺杂在草丛中
那是一种对生活
最为成熟的爱恋

时常要面对恶劣的凄风苦雨
在春天,兰最早
用箭一般的芳叶刺破余寒

在众多的姊妹中,我看见
有一株兰心蕙性名叫君子的兰
崇尚世间真情真义
为生命最高的格言

2003.6.3.三马山



【编号122】暴风雨后


遍布的疮痍
是一凼凼积水
仿佛大地惊恐的眼睛

一只鸟儿在树丫上
静静地梳理被暴风雨撕裂的羽毛
小心翼翼

活着的又在唱赞歌了
而不幸遇难的
已无法开口

那些被折断的树枝横七竖八地躺着
一片片破碎的叶子像一双双眼睛
噙满了亮晶晶的泪光

而我面对如此的惨景
只能写下这些诗行
权作对强暴的控诉

2004.2.5.诗城
原载2004年第9期《作家与读者》杂志



【编号123】片断


一棵草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刻
它能否记得它是在怎样的情状下
面对寒潮的袭击的?

一只蚂蚁在一生中的某个日子
它是不是在走出黑暗的洞窟后
才发现光明的?

一只飞鸟在一生中的某一个夜晚
它知不知道它是在愉快的梦境中
被人捉住的?

一颗流星在一生中的某分或者某秒
它是否知道它是在它生命
最闪光的时辰消失的?

2004.2.5.诗城
原载2004年第9期《作家与读者》杂志



【编号124】苍鹰的飞翔


一只苍鹰
展开它那双强劲的翅膀
飞向了茫茫的苍空

据说苍鹰在知道自己
即将死亡时
就飞向最高最远的天界
那是苍鹰生命中的
最后一次飞翔

苍鹰最后的飞翔
是死亡的飞翔是崇高的飞翔
是最悲壮的飞翔
也是无人知晓的飞翔

因此,谁也没有见过
苍鹰死亡后的尸体  
甚或一肢残缺的翅膀
一块断裂的骨头

2004.3.2.雅乐居
原载2004年4月20日《夔州》副刊



【编号125】贪欲·绝症


一个贪欲的人
就像一个吸毒的人
他视毒若狂他视毒若生命
他用灵肉作欲资
他用今天赌明天
一把赌下他什么也没有了
只剩下灵魂的苍白
一贫如洗

一个贪欲的人
就像一个得了绝症的人
身上布满了扩散的
无可救药的癌细胞
一如当今的计算机病毒
已侵蚀他整个的生命软件
即使启用最新版本的
杀毒软件也不能杀清
他脑海中那个充满了
无穷变数的带毒的字符
——欲

2004.7.26.雅乐居
2010年第1期《夔门文学》创刊号



【编号126】飞翔(2)


我最羡慕鸟儿的飞翔
鸟儿的飞翔,多么自由自在呀
它们在高远的蓝天
优美地翻飞不时地翱翔
鸟儿的飞翔,多么美好的飞翔
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抵达的向往

我最爱仰望鸟儿的飞翔
鸟儿的飞翔,多么自由自在啊
只要是飞所能及的
鸟儿都能够飞向那个地方
鸟儿的飞翔,多么美妙的飞翔
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抵达的向往

2004.8.13—8.18.雅乐居
原载2005.总第60期《重庆艺苑》



【编号127】虚拟


太虚幻境——
被一个人的眼睛摄猎
无数颗爆发的新星
燃烧成记忆的碎片
有人不相信这是事实

鸦群纷飞成一幅幅剪影
遮没了所有仰望的目光
谁把风雨的人生翻开
阅读,暮色苍茫中
一缕烁闪的辉光倏地一亮

空旷的苍漠寂野,只有
那个站立的人,在眺望远方

2004.8.13—8.18.雅乐居
原载2006.第11期《星星》诗刊



【编号128】破碎


破碎的玻璃没有哭泣
即使躺在垃圾堆里
依然像一双双明亮的眼睛
望着苍空大地或者赶路的行人

一颗心破碎了绝对不像玻璃
心破碎之后要流泪甚至流血
当泪干血尽之后
就不再有泪有血了

暴风雨后,我端详着
无数被大风破坏的窗户
像一个个黑洞透出阴森和绝望
玻璃是人类借助的另一双眼睛

2004.8.13—8.18.雅乐居
原载2006.第11期《星星》诗刊



【编号129】雨


一片洁美的云
在天空漫无目的地飞飘
她满含深情
是在把自己心爱的人儿寻找?

她与许多的云成群结对
飘着飘着
就飘到了一处
飘成黑压压的一片
变成了魔鬼
我的心沉重得
似乎要拧出水来

雨,终于无法忍耐心中的痛苦
哭出了声
眼泪,大把大把地滚落

2004.8.20—9.18.雅乐居



【编号130】事物


一颗心已经腐烂
血结成了黑色的痂
只有那些枯躁无味的毛发
还在风中飞舞
被刺目的阳光照射
透视出灵魂的龌龊与肮脏

月亮在天上再也发不出光芒
阴影铺天盖地
如飓风席卷着遍地的落叶

乌鸦一次又一次哀嚎
然后飞远,飞向无尽的苍空

2005.1.3.雅乐居
2010年第1期《夔门文学》创刊号



【编号131】大风


一片大风吹来了
吹过无边无际的原野
吹到了大水之上
有帆影随风而远
吹到了颓废的墙头
有苇草左右摇晃

一片大风吹来了
吹过无边无际的苍茫
吹到了心灵的密室
有灵魂逃而远之
吹到了思想的大海
有波浪汹涌翻腾

一片大风吹来了
吹过无边无际的大地
吹到了人间的汪洋
有人看风使舵
吹到了灯红酒绿的世界
有人醉生梦死

2005.5.10.雅乐居



【编号132】鸟望着大地


鸟望着苍茫的大地
不停涌动的洪水泥石流
鸟,万分的恐惧,不敢栖在那棵
被洪水泥石流冲歪的古老的树上

鸟望着苍茫的大地
为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担忧
它不停地鸣叫着嘶哑的声音
仿佛盖过洪水泥石流的轰响

鸟望着苍茫的大地
一支苦涩的歌
从它的喉嗓里发出
使它的灵魂得不到片刻的宁静

鸟望着苍茫的大地
望着大地上的泥泞坎坷灾难
以及那些阴谋的冷箭,险恶的目光
它那双飞翔的翅膀,早已有气无力

2005.6.3.雅乐居
2010年第1期《夔门文学》创刊号



【编号133】杀鱼·现场


一水池鲜活乱蹦的鱼
鲤鱼鲫鱼草鱼不一会儿
就被那位挥着快刀的小子
一条一条揪出来杀了剐了

那小子的手真麻利
只一刀背击在鱼的头部
鱼就再也不动弹了
然后看他剖切砍洗
将鱼装进塑料袋让买鱼人提走

鱼在被击打的那一瞬间
有没有痛苦?
我看着鱼在被猛击后的
那种垂死的挣扎
当看多了的时候,泣血的心  
渐渐地就麻木了

2005.6.18.雅乐居
原载《夔门文学》2010.第2期



【编号134】林梢的雁儿


受伤的雁儿
栖在一棵枝梢
无言地望着大地
望着,大地上
无数南来北往的行人
它多想大声地叫喊——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雁儿只在心灵中
默默地呼喊着
始终没有喊出声音
它发觉地上的行人
没有一个是怀着好心的

2005.7.13.雅乐居



【编号135】琥珀


岩浆终于喷发了
那是一次剧烈的心灵地震
吐着火舌的泥石流
在时光的夹缝中拼命突奔

继而,时光倏然凝固
凝固成坚固的岩壁
岩壁上镌刻着
一行行远古的象形文字

谁也读不懂这岁月的硬伤
只有岩壁的心脏部位
似乎还不时地凸显着
一颗颗漫漫时光凝成的琥珀

2005.7.13.雅乐居



【编号136】烟云


烟云袅袅
岁月在烟云的散漫中飘逝
烟云中有一只匆匆而飞的鸟
翅膀扇动着一片片烟云
飞向远方的空茫

我望着飞鸟飞远
眼中总留不下
一丝飞鸟的翅影
我望着烟云飘散
手上总抓不住一片时光的羽毛

2005.7.15.三马山
原载《夔门文学》2010.第2期



【编号137】清洗


尘世的喧嚣已销声匿迹
大地也停止了滂沱大雨
但心还在流血
因了那些自然的灾难
人为的灾难
而歌而泣

我拿起诗歌的武器
敲击我的灵魂
我想起了
那些被私欲熏黑了的灵魂
是不是像我一样
也需要一次彻底的清洗?

2005.7.27.诗城雅乐居



【编号138】痴人说梦


一个人,大地上的一个痴人
在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
他站在黑夜的苍茫中等啊等啊

一个人,大地上的一个痴人
在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
他站在辽远的荒漠之中等啊等啊

一个人,大地上的一个痴人
在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
他站在浩邈时光的深处等啊等啊

等了好长的一辈子
他什么也没有等来
他只将自己等成一个苍老的影子
在人生即将的冬季飘摇

2006.12.15.雅乐居



【编号139】佛说


佛说——一个人
只要放下了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一个助纣为虐的人
一个变成魔鬼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灵魂肮脏的人
一个阴险毒辣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一个欲壑难填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杀人不见血的人
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还能成佛么?

佛说——一个人
只要放下了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2006.12.18.雅乐居
原载新浪网《西翔的博客》西翔评诗终结篇
入选《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西翔点评
2015年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



【编号140】坐在风中的人


寒风呼啸着
吹过凉意萧索的山林
叶子枯黄了坠落纷纷
一个人坐在寒风之上
为明天而忧心忡忡

他绝望的眼神凝望着大地上
那些比谎言还多的落叶
覆盖了所有的道路
巨大的寒潮漫天来袭

那些漫山坠落的枯叶
随着寒风时而起舞
苍空之上一只翱翔的鹰
从一团黑色的寒云中穿过
然后消失于辽远的空蒙

那个坐在风中的人
毅然绝然从风中站起
走过萧索的寒林,在时光的
长路上,留下一个长长背影

2007.1.10.雅乐居



【编号141】夜黑风冷


夜黑,风冷
初春的寒潮
偷袭夜的初梦
黑暗中站立的
仍是我独自一人

再也无法说清
无法说清
那个漫长的冬季
是如何走过来的?

如果是你
你该怎样面对
那些冷凝的日子?
心灵中的冷
是不能说的也不该去问

那就不要再说过去吧
也不要说,夜黑风冷
比夜更冷的日子
已如寒云,飘散

2007.3.5.雅乐居



【编号142】无语


望着窗外的冷雨我无语
望着流逝的时光我无语
望着来不及绽开的
一朵花儿被冷雨打落
望着一条曾经干涸的河流又响起水声
我无语更无声

把无语的心事铭刻在厚重的心壁
把无语的话儿咽进干涩的喉咙
把无语的风花雪月山川河流
放进岁月的流逝之中
我依然无语也无声

无语不是没有说话的权利
无语不是没有说话的声音
声音和权利已在烈焰的烘烤下
化为一滴无语的水一颗无语的泪
深埋进岁月的密窟
成为生命中的远景

2007.3.13.雅乐居



【编号143】剔除


把田野的杂草稗谷剔除
剔除那些多余的丛生植物
让庄稼长得更粗更壮更丰足

把心野愁苦的云悲伤的泪
一一从时光中剔除
剔除那些有害的杂念
让心灵更纯更洁更丰富

但总要留下一些回忆的花朵
岁月的芳香以及一些
用眼光看不透的
力量与脆弱的角逐
不说话也不惊呼  
只是让痛苦或者悲喜中的你
慢慢回味,细细品读

2007.3.21.雅乐居



【编号144】狗咬狗


两只一大一小的狗,在雪地上
正展开一场生死的角逐
狂吠。奔跑。怒目。仇视……
扭作一团,争夺一块腐肉

我是旁观者——在狗与狗争夺
最激烈时,惊心动魄
大狗凶猛异常,小狗不甘示弱
相互嘶咬嘶咬,嘶咬成一团血腥
小狗血流如注,倒在血泊
但它依然竖起两只耳朵,似要
再次腾跃而起,与大狗作最后一搏

胜者为王,大狗迅疾地叼起
那坨相互争夺过的战利品
悻然而去……血泊中的小狗
无耐地望着胜利者,远去
消逝在雪地上,绝望地闭上了
它那双因争夺而流血的眼睛

古人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我望着想着,脑海中蓦地一闪
大狗与小狗的争夺,还真有点儿像人!

2007.3.26.诗城雅乐居



【编号145】节骨眼


双方对弈必须在关键时刻不能出错
错了一招,就会满盘皆输

就像敌我对阵
必须看准对方的弱点然后  
狠心地出招,敌人就会翻身落马

就像写一篇文章,必须
深思熟虑,找准文章的主旨
这样,就不会偏题

就像一首诗篇,必须有闪光的
警句,叙事抒情符合诗体
否则,只会味同嚼蜡

还像刽子手手中的一把刀子
欲置人于死地,必须对准
那人的死穴,狠命地一刀,捅去

假若做不到,在节骨眼上出错
后来的事,就难办了……

2007.4.6.诗城



【编号146】黑夜的灯盏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灯塔指点
只有无边的夜色漫延,漫延
茫茫大地,漆黑一片

蓦然,一滴微弱的萤火
忽明忽暗,在远方黑色天幕上
流布着细小的光焰

我奔向它,喊着,望着这黑夜
仅有的光亮柔弱如一滴小小磷火
我怕被风一吹,嘎然熄灭不见

这黑暗中唯一的火光
这黑暗中唯一的灯盏
像春天的太阳流布温情
将我阴郁的身心淋遍

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
这光明的使者,指路的明灯
它却在我眨眼间消失,多少年后
似还能把我灵野的天空点燃

2007.4.9.夜雅乐居



【编号147】只鸟儿


细碎的金子洒在碧蓝的水面上
一只低飞的鸟儿用它优美的翅膀
在天空中飞进一片金子的阳光

阳光中的天空恬静幽深明净清朗
没有一丝儿云影
甚至连一片一片落叶飘扬
悬浮秋空,也像鸟儿扇动着翅膀

水面上的天空
天空中的阳光
阳光下的飞鸟
我看得傻眼了,似乎变成了
一只鸟儿,愉快地展翅飞翔
冷箭蓦然袭来,鸟儿折断了翅膀

2007.4.9.雅乐居



【编号148】消逝的鹰


鹰展开强劲的翅膀
飞上高天搏击风云
给儿时的我
无限的遐想神思与天真
而今天空中很少看到
鹰,优美的飞翔了
它们都飞到哪里去了?
那些展开强劲的翅膀
搏击风云的鹰

有鹰飞的童年
鹰让我一个个童心的日子
插上翅膀飞翔
飞向太空飞向高山飞向丛林
鹰的消逝,人啊
我们该问问人类自己
我们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情
才导致了鹰的消亡?

如今,我灵野的天空
——早已杳无踪影

2007.4.25—26.于雅乐居
原载《大风》2013春.100诗人作品展



【编号149】唱挽歌的乌鸦


乌鸦叫唤
为人类预言吉凶祸福
乌鸦的每一次叫唤都很灵验
乌鸦的叫声毛骨悚然
能让灵魂失去栖身之所  
还夹带惊颤悸动和茫然四顾的沉重

那年,乌鸦不停地叫唤
村里果然就死了一个人  
人死了乌鸦还在那片树林叫唤
继续叫唤着的乌鸦
仿佛唱着一曲心灵深处的忧伤
一曲绝望哀怨的挽歌

唱挽歌的乌鸦
千百年承载着人的诅咒谩骂与算计
自始至终都背着不吉祥的骂名
像预言家一样的乌鸦
却不能预言自己的吉凶祸福
——即将灭绝的命运

2007.4.27. 于雅乐居
原载《夔州文化》2013. 总第9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