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回复: 0

【编号100】——【编号1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22: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重庆唐刚 于 2018-6-29 22:56 编辑

【编号100】冷焰


我所说的冷焰
是指那些在亘古的雪峰上
堆积着像是燃烧
又像是炫耀的皑皑白雪

我所说的冷焰
是指那些在茫茫的苍野里
生长着像是燃烧
又像是招摇的滢滢青草

我所说的冷焰
是指那些在滔滔的江河中
跳跃着像是燃烧
又像是称雄的浪或者漩涡

我所说的冷焰
或许指的是在某些人身上
散发着正气像是燃烧
又像是昭示的人格与尊严

2001.6.12.诗城望霞居



【编号101】—夜大风


大风将树上的黄叶吹落
大风将一些灰尘刮跑
一夜大风猛烈
大风像一个清道夫
将秋天的大地打扫得千干净净

我希望有一场大风
刮走我脑际的积尘
吹落我思想的黄叶
在我生命大地来一次大清扫
扫除一些人生的污垢

但这样的大风
始终都没有刮来
我只好拿起诗歌的笔
用蓝墨水的喷泉
洗掉一些生活中的阴影

2001.6.12.诗城望霞居



【编号102】头发


不断脱落的头发,一根一根
每天,都要从头上飘落
就像一棵绿树,在秋天
望着自己金黄的叶子
一片片,飘落在流逝的时光

我拾起一根头发
放在手掌,掂出
这根头发的重量
是比一座大山
还要沉重的灵魂与思想

凝望着一根根脱落的头发
我仿佛看出了
一棵生命的树
是怎样地?从青春时光
走向悲壮的死亡

2001.6.12.诗城望霞居



【编号103】感动


一些莫名的惆怅
淤积在心灵的水潭
常常被那种慢慢地
淤积起来的回味
弄成无言的恐怖与惊慌

为一次旭日壮烈的诞生
或一次太阳悲怆的陨落
为一颗流星剧烈的焚毁
亦或一位朋友悲惨的死亡
都会感到揪心地疼痛
有时竟陷入无法抑制的迷茫

人生有许许多多
壮烈的生离死别
一旦被一种叫住感动的
显影液冲洗,就会发现
人在漫漫的一生中
有一些痛苦并不是痛苦
其实是一些自然的景致或风光

2001.6.12.诗城望霞居



【编号104】生命之外


生活中有时不能承受的重或轻
有些只能算是生命之外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譬如某天有人叩了你的门
你没有及时去开
当你将门打开,那人已经走远
你只看见了他渐远的背影

生活中有时不能承受的重或轻
有些只能算是生命之外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譬如你经受过一些生活痛苦或磨难
但只要你挺过来了
那磨难痛苦对于你就算不了什么
它或许就是你人生中
无意创造的一处难得的风景

2001.7.10.诗城



【编号105】时光


是凝固在敦煌壁画上的
闪耀着永恒艺术光芒的飞天
一旦被岁月风雨剥蚀
就如烟云一样烟消云散

是我曾经见过的莽莽昆仑雪山上
终年不化的积雪
太阳出来不知不觉
涓涓滴滴融成一条河流
流逝在苍苍沙漠之中

或者是一阵风
一阵吹过春天又吹过秋天的风
周而复始岁岁年年
吹绿了叶子吹熟了果实
唯独给自己什么也不留下
哪怕是一枚被人丢弃的果核

2001.7.诗城
原载2004年4月20日《夔州》副刊



【编号106】灵野的天堂


神的呼唤
在灵野的天堂回响着
一片圣洁的辉煌

我站在尘埃飞扬的大地上
仰望着高天
似倾听到来自遥远岁月的
一曲灵魂不逝的绝响

沐浴着神
赐给尘世的仁慈和吉祥
我千疮百孔的生命天空
始终有一束圣灵的光
照耀着灵魂的鸟
不倦地飞翔

2001.7.15—18.诗城
原载2003.总第60期《九头鸟》杂志



【编号107】把春天打开


把春天打开我发现时光的脉络
曾经在苍茫的岁月中徘徊
我发现一蔸草一棵树一朵花
都用各自方式展示自己的存在

春天为什么像一只鸟?
飞走了又飞了回来
为什么不像一个人的生命?
梦幻的花朵枯萎了就不再盛开

哦哦,时光真的是一条流水
流逝着人生中永远的爱
当青丝被无数的风霜雪染
即使王冠带在头上青春不会重来

2001.7.15—18.诗城
原载2004.第2期《星星》诗刊



【编号108】梦呓


让一句梦中的呓语
装饰宁静
月亮在黑色的云中
如流浪的旅人

生命激情悄然地涨潮
漫出心灵的堤岸
化为一片露珠的水晶

星星在夜空
暗示着遥远的爱
人生的树上
布满了风雨的擦痕

一些雾霭飘散了
大地的杯沿上只显露出
漫漫时光留下的浅浅纹印

2001.7.21.诗城望霞居



【编号109】呈现


金色的秋光
一旦成熟
就会如一颗红苹果
显现血色的鲜艳

流动的河流
一旦停止流动
就会如千年的冰川
呈现死寂的冷焰

天上的苍云
一旦飘散
就会如荒芜的大地
呈现无边的蔚蓝

奔跑的时光
一旦停止奔跑
就会如一张定格的照片
呈现岁月的苍颜

2001.7.21.诗城望霞居
原载2004.第2期《星星》诗刊



【编号110】屈原故里


一曲天问如泣如诉
一曲离骚长歌当哭
历经两千多年风吹雨打
苍茫天地间
仍回荡着屈子
满腔热血,灵魂威武

——在屈原故里
我走进供奉屈子的祠堂
点燃一拄香
发现今今古古人世间
有许多自称伟大的人
都变成了侏儒……

2001.7—10.26.诗城
原载200 年第 期《三峡文艺》
另载2002年第1期《三峡》季刊



【编号111】私欲


私欲带着假面,混入民间
最不容易用肉眼发现
只当私欲在某个人的
心中膨胀像猛兽下山
似癌细胞扩散
这时才看得清私欲,真实的嘴脸

善良被它咬成邪恶
真实被它吃成谎言
千百万良心的
红血球白血球
也被它一个一个吃掉
直到它把自己的灵肉
吃得只剩下一具枯骨
倒在罪恶的深渊

由此可见,私欲存于人心
是生命最大的危险
发现私欲斩其黑手,要当机立断……

2001.7.27.诗城望霞居
原载2004年7月6日《夔州》副刊



【编号112】撒盐的人


在流血的伤口上
撒一把盐
揉搓

这是最痛心的事情
生活中往往有一些人
喜欢这样干

如此的方法
用于真正的伤口
还行,至少可以消毒

但用于心灵的伤口
就可看出撒盐的人
居心叵测,何等阴险……

2001.7.27.诗城望霞居
原载2004年7月6日《夔州》副刊



【编号113】看山


坐在大山上看山
一看你就把山看成是你自己
仰起脸看天上的云
一看你就把云
看成是你浪迹的心
低下头看脚下的路
一看你就把路
看成是你漫长的人生

我不知道你看什么
都像是在看你自己
连看一朵小小的花凋谢
或者看一片落叶的飘零
都会感到说不出的失落和痛心
你不知道遥远的远方
还有多少艰难曲折的行程?

2001.10.19.诗城
2010年第1期《夔门文学》创刊号



【编号114】灵魂守望者


远山近野
布满了厚厚的冰雪
我站在雪地上,守望
守望一个又一个漫漫寒夜

就像稻草人
守望四月一片成熟的麦田
就像一个老翁
守望生命中不多的岁月

守望天使顺利降生在人间
守望精神的圣殿完美无缺
守望如斯一年年一月月一天天
苍天可鉴,心昭日月

莫要说我,固执倔犟
莫要骂我,痴迷呆傻
我是最后一个灵魂守望者
天荒地老也不改缪斯情结

2001.11.21.诗城



【编号115】抵达


回头,再望一眼
高山大川林莽河流苍野绿原
圣乐自远空唱响天籁之音
登高望远,梦中的呓语
依然充满对生命崇高的肃然

匆忙的时光,回眸
一座接近苍凉顶峰的空寂
仰望的高度,一如
喜马拉雅山脉耸立在
世界不可比拟的至高点

以手加额,注目远空  
烈日高悬浮云飘动苍鹰飞远
高峻的壁岩上兀立着
一棵古松,历尽岁月的苍然

光芒的人生之旅呀
伟岸的寂寥沧桑冷酷
覆盖了梦中一片孤寂的黑暗
我注目已久,看见一种
至高无上的高伟,正抵达生命的峰巅……

2001.11.28.诗城



【编号116】颂词


不双手合十不扣拜作捐
对大地的颂词对生命的颂词
只挂在我的嘴上
只活在我的诗里
只开在我的春天

再不会有伤心事捅破我的泪腺
我的眼泪不会轻易流出
即使流出来了也是为了赞颂
不是哀叹

俯下身子去捡拾一片时光的落叶
仰起头颅去看一次流星的耀闪
我不能空着两手回家
我要捧着对大地的颂词把岁月礼赞

当心中的歌声飞出心灵的窗口
我发现有一只翱翔的山鹰
像我蹒跚的脚步
正飞掠过茫茫的苍空
像一道剧烈的闪电
撕破天网的黑暗,抵达明天的太阳

2001.11.29.诗城



【编号117】梦


通宵达旦
你都在做一个费力的梦
梦见你用大锯锯倒了
一片高大粗壮的树林

一年四季
你都在做一个没有颜色的梦
梦见你在一条
阴冷积雪的夜路上彳亍远行

一辈子
你都在做一个离奇古怪的梦
梦见你在一片
茫茫大海中打捞满天的星星……

2001.12.2.诗城
原载2010年第2期《夔门文学》



【编号118】远和近


一片云在看另一片云
一片在天堂一片在地狱
望了一生一世
天堂的云没看到地狱的云
地狱的云却看到了天堂的云

一只鸟在寻另一只鸟
一只飞在远天一只落在树林
寻了一年又一年
天上的那只鸟不知飞向何方
树林的那只鸟已落光了羽毛

一个人在找另一个人
一个往东走一个向西行
找了一天又一天
他们路与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们心与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2001.12.2.诗城
原载2010年第2期《夔门文学》



【编号119】不明白


雾里看花,直到雾散了
我什么也没看明白

水中望月,直到月落了
我什么也没看明白

一条倏然消失的游鱼钻进了深水
我什么也没看明白

一阵吹过峡谷的风
吹倒了悬岩上一棵苍老的树
我什么也没看明白

在夜里我什么也没看明白
使我看明白的只是你渐行渐远的背影
和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2001.12.2.诗城
原载2006.第11期《星星》诗刊
另载傅天虹2011.11.2.《汉语新诗赏析》119



【编号120】秋空


鸟的翅膀上
是一片游云
游云之上
是一片秋空的青苍

我眺望秋空的深邃和高远
阳光溶溶似有汩汩流水之声
自天苍倾泻而下
淋湿秋天的宁静和空茫

而空茫之下
是一望无际的原野
远山,层林尽染
风中的叶子在寒霜中渐渐枯黄

我眺望人生的秋空
也像秋空呵
深邃而高远,宁静而空茫

2001.12.31.三马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