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编号080】——【编号09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22: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重庆唐刚 于 2018-6-29 22:54 编辑

【编号080】回首


站立在岁月的高坡
回望,那一行远足
记忆的目光
穿过崇山峻岭
茫茫雾幛中
我发现,漫天飞雪
裹挟着你的影子

燕翅
剪破二月的蓝天
那颗新生的希望
照亮你尘封已久的心窗
我发现,我——
是你唯一的太阳

1995.2.诗城五步斋
原载1995.台湾《诗世界》创刊号



【编号081】一片树叶


一片树叶
随波逐流,在时光的
河里——飘

哪儿是歇息的港湾?
那叶子,历尽
一次又一次的
苦难被浪涛,推上了岸

带着生命的叹息与惶恐
叶子的心,碎了
默默地躺在沙滩上
不发一言
等待着腐烂的临近

1995.2.诗城五步斋
原载1995.台湾《诗世界》创刊号
另载2002.3期《诗刊》下半月刊



【编号082】无花季节


无花季节
心灵的寂地上总有一朵
傲霜而开的花
在生命的飘浮中展示
一抹温馨

真想伸手采撷来
装饰,那个飘逸的梦
让那些冷冷清清的日子
添几缕,浓浓淡淡的情

寻觅三月,那方绿水
泊在往事的港湾
总有挥之不去的愁云
伴随相思鸟儿飞来
飞进你,那颗久慕的心

1995.2.诗城五步斋
原载1995.台湾《诗世界》创刊号



【编号083】飞翔(1)


飞鸟的翅膀
在雨水洗过的蓝天
寻梦,南来北往的云朵
被飞鸟的翅膀擦拭出
深邃高远的亮丽

一片片阳光像飞鸟的翅膀
穿越蓝天生动的表情
被风轻轻地扬起
漫溢出,生命的鲜美和纯净

飞鸟啊——
我们的位置能不能交换
但我已把心儿
托上你的翅膀
愉快地在你五月的天空,高飞

1995.2.诗城五步斋
原载1995.台湾《诗世界》创刊号



【编号084】黑色的鹰


辽阔天空,一只黑色的鹰
拽一片晚霞,向天穹深处
飞去,远远地,它羽翼
鼓动的声波,如一曲圣乐
袅袅,似断似续地
灌入我,聆听的耳朵
擦拭,我尘封已久的灵魂

我的视线,从黑鹰飞逝的
幻影里收回……现实的
地平线,一颗倏然滑落
天际的陨星,光耀着我
沉郁已久的眼睛
今夜,我无法追寻黑鹰的踪影
只发现远天,起伏的群峦
给了我生命,一种永恒的静穆

1994.3.27.诗歌之城



【编号085】今宵的歌为谁而唱


夜,又一次经受着劫难
被黑暗裹挟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月亮此刻你在想些什么
你穿越灰雾的光缕
为谁燃一片浓浓的深情?

问宿归的夜鸟今宵的歌为谁而唱?
今夜的梦为谁而醒?
独步清寂的人生远路
我永远闪动的目光
只为追回那轮梦中的月轮

今夜有月,今夜无月
无月的心中依然有一轮月亮的
清光,飘逝长河流水
唱生命不倦的天籁之音

月亮,今宵的歌为谁而唱为谁而唱?
我只愿今生今世
能唱出一段如月华般的深情

1997.11.28.诗城
原载2011年第11期《星星》诗刊
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



【编号086】月或者永远的诗殇


山中的喷泉已经涸竭
水是最为珍贵的渴求

情感仿佛飞鸟
行色匆匆在八月的热流
回流进那个
柔弱的少年的心田

秋天的树上
闪过一阵风铃
树叶纷纷落下
唯剩一颗干果悬挂枝梢
把无边的寂寞和忧伤
写满,每一片流云

月,或者永远的诗殇
从此,不再纯粹
梦——境——

1997.11.28.诗城



【编号087】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不知道这片羽毛
是从哪只鸟儿身上
飘下来的?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那只落羽的鸟儿
你是否看见了?
你撕破的衣杉上的那个缺口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就像一个
被父母遗弃的婴儿
在风雪中流浪

1999.诗城五步斋
原载2000.4.7.《重庆青年报》
入选中国文联出版社《中国诗人自选代表作》



【编号088】远离家的人


远离家的人背一口井
离开亲人,带一些
自家的方言和酒,上路了

从初一到十五
远离家的人
对着月亮举杯
喝一口自带的酒
酒喝完了再买
方言买不到
他就将它装在心里

一棵母亲树
长给他的梦遮荫
一轮故乡月
常给他的路照亮
远离家的人几十年   
伴着自带的方言下酒
总喝不完异乡的寂寞……

1999.9.诗城
原载2011.12.《中国税务报》副刊



【编号089】岩石


比人心坚硬的是岩石
比岩石更硬的是人心
铁石心肠心如铁石
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在茫茫人海中我发现
真有一种铁石心肠的人
他们不顾别人的死活
用别人眼泪或痛苦作基石
建筑自己幸福的大厦

我想,这样的人不会太多
多了这个世界就失去平衡

2000.3.7.诗城望霞居
原载2000.第12期《蓼叶河》杂志
另载2001.12.15.《中国档案报》副刊



【编号090】漂泊的云


一片漂泊的云
五十而知天命
蓝鸟在远天飞舞成
一朵红霞生命的
远旅才渐入佳境

云呵,多么渴望
化成一滴甘露
一颗晶雨,落进
干涸的大野,为芸芸众生
点燃漫山的鹅黄翠绿黛青
也点燃生命激情的圣火

呵呵,漂泊的云
历经炼狱的烈火与狂暴
化为了一片虚无
飘逝得无踪无影

而我,凝视的眼睛
望穿了秋水
望断了南飞的雁阵

2001.3.10.诗城望霞居



【编号091】欲


一口深深的无底的井?
一眼深不可测的天坑或黑洞?
一只猛虎张开的血盆大口?
一条奔涌着的泛滥的河流?
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对你嫣然一笑?

永远贪婪的一双眼睛呵
永远都喂不饱的一只狗
我,包括你,还有他
我们想想:在生活的舞台上
我们扮演过什么样的角色
曾经有过多少?
难填的欲壑贪婪的目光装不满的胃口

欲呵,你这人世间最血腥的无情杀手
杀死了多少?
美的花朵善的良知真的思想和头颅?
人生在世草木一秋,谁不曾有欲?
欲呵,你应该是
芸芸众生对理念的一种追求
而不应该成为一个扼杀生命的刽子手!

2001.3.29.于诗城



【编号092】愿意


愿意是一朵鲜花
给忧愁的你一丝欣慰
愿意是一曲音乐
给失望的你一些欢乐
愿意是一星烛光
照亮你的黑夜和远路
愿意是一条激流
冲去你的孤独和寂寞
愿在无桥的河上架一座桥
让你从桥上走过
愿意在冬天的夜里燃一堆火
烘暖你寒冷的心窝
愿意用眼泪换取你的眼泪让你欢笑
愿意用欢笑换取你的苦难让你快活
愿意希望的太阳永远照你人生的天空
愿意幸运之舟永远行驶在你生命长河
愿意是—杯美酒浇去你长旅的疲累
愿意是一只夜莺唱出你梦幻的歌
愿意是一片阳光一蓬绿荫一把雨伞
伴随你——永恒的漂泊

2001.3.29.于诗城



【编号093】苍鹰的翅膀


苍鹰的翅膀
是神的翅膀
读它能读出生命
与风暴逆流抗争的声音和力量

当一只苍鹰展翅飞越天穹
我看见苍鹰的飞翔
别无选择地
接近着生命的永恒
和比永恒更无穷的梦想

苍鹰在一生追求的梦中
既使翅膀受伤
依然渴望飞翔
渴望抵达神圣苍远
飞出生命最高的高度

2001.4.22一4.26.重庆南坪
原载2010年第2期《大地文艺》



【编号094】生命树


人的生命树是一次无羁的漂泊之旅
留在岁月寂地上的是一串时光的履痕

童年是一棵不谙世事的树
那树上结满了太多的纯贞
最是那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不论岁月潮水怎样冲刷
都会使你永远刻骨铭心

后来就是青年的树壮年的树
那树上充满了无数的
追求梦幻冰霜雨雪风暴雷霆
似乎是一场酣梦,当清晨
一睁开眼睛你发现已是夕阳的晚年
白雪已积满你的双鬓

回首往以,逝者如斯
你总觉得来日不多了
唯有的是一串留在岁月寂地的履痕
这时你已是一棵垂暮老树了
回望一生的旅途你总得算算这辈子
你结过多少果子?给生活给儿孙

2001.4.22一4.26.重庆南坪



【编号095】倾听


神谕的祷词
写在烟波浩淼的苍水上
我打捞着,只捞起
一片片鱼鳞烁闪的月光

生活的缄言
写在云雾苍茫的远路上
我追寻着,只觅到
一朵朵飘着汗水的花香

命运的启示
写在苍鹰无畏的翅膀上
我眺望着,只看到鹰
一次次充满力度的高翔……

2001.5.14.诗城五步斋



【编号096】一的变奏


一片云可以遮住整个天空
一滴水可以装下整个太阳
一颗心可以容纳整个宇宙

一只蚂蚁可以毁垮一条堤岸
一只苍蝇可以蔓延一场瘟疫
一只硕鼠可以吃空一座粮仓

一股狂风可以拔起一棵大树
一种谎言可以推倒一个真理
一次栽脏可以将人置于死地

一句话说出去再收不回口中
一片雪花化了已不再是雪花
一颗流星陨落就成为了陨石

2001.5.14.诗城五步斋



【编号097】落体运动


一个被虫蛀的青苹果
从树上落到树下被摔得稀烂

一颗流星从天空陨落
在半空中就燃成了
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只斑鸠鸟在林子间唱歌
被谁家孩子用弹弓射了下来

一条金鱼在鱼缸中愉快地
沉入了缸底又浮上了水面

一棵树上长着的叶子
被大风吹落

一个人,从母亲的腹中呱呱坠地
几十年后,又默然地死去

2001.6.3.诗城望霞居



【编号098】价值取向


一朵花调谢了留下了果实
一条河干涸了留下了河床
一块冰融化了留下了活水
一棵树被砍了留下了树桩
一只蝴蝶死了做成了标本
一只蜜蜂死了酿出了蜜糖
一头耕牛死了剩下了骨头
一条蚯蚓死了化为了土壤

一个卑鄙的人永远是灵魂的卑鄙
一个高尚的人永远是品质的高尚
一个纯洁的人永远是思想的纯洁
一个缺德的人永远是道德的沦丧
一个忠实爱情的人爱情给他爱情
一个追求事业的人事业给他辉煌
一个辛勤劳作的人田野给他收获
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心理给他恐慌

2001.6.3.诗城望霞居



【编号099】点亮一盏灯


点亮一盏灯照耀黑夜
我无法抗拒灯光的诱惑
沿着灯亮的方向
我看见灵魂的崇山峻岭
在黑影中闪现

有风的夜晚我看见墙头草
风吹二面倒无风的夜晚
我看见一些看风使舵的船
混淆在茫茫人海里面

在有风无风的夜晚
我都看见一些贪得无厌的
蛀虫或者丧失良心的人
在贪食人类崇高的灵魂
亦或制造低级的精神鸦片

白天灯光熄灭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只看见一些道貌岸然者
高高在上呼风唤雨口中
振振有词舞之蹈之高声地念着
一本正经的谎言……

2001.6.12.诗城望霞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