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1|回复: 0

【编号070】——【编号07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22: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重庆唐刚 于 2018-6-29 22:45 编辑

【编号070】天使

天使披着,霓虹的彩霞感恩
与你一起去圣洁的圣殿
叩拜洗礼,曾经有过的污秽
才会在洗礼中洗出清白

盛典之后,归于平静的
心灵,安然地入梦
开满花朵的夜晚为生命举杯
一举,就举出一个漫长的期待

放弃那个固守的城堡
再次走上一种不安的远旅
而精神的天使
只有在这不安的驱使下
才会走向一片晨光

神圣的天使啊
我唱着炼狱的歌声,翘首以待

1994.5.14.五步斋
2007年第3期《玉垒》杂志


【编号071】勇者的天空

勇者的天空有雀翻飞
鸿远之志在雀弱小的
翅膀上无力抵达
净界的边缘

勇者的天空有鹰涅槃
皈依的神圣在暴风中
飞向苍茫高远
展开完美无缺的翅膀

勇者的天空有鹏展翅
直上九万里云霄
抵达辉煌的圣空
作最后一次生命的远飞

眺望勇者的天空
我固执地写下一些诗行
将恋鸟的情结
涂亮一片最黑暗的云层

1994.5.19.诗城


【编号072】鹰魂

一只苍鹰,被谁残酷地射杀了
只剩下一片很黑的羽毛
一片很黑的羽毛,在云空中飘摇
像一片被大风撕碎的黑色的云

我的视线
沿那片黑色的云
飘向远空

风,慢慢地停息了
那片黑色的像黑云一样的羽毛
陨落在,大雪覆盖的草丛
黑白分明

我弯腰拾起了
那片黑色的羽毛
蓦然发现:这或许就是,苍鹰
惨遭毒手后的不死的魂魄

1994.5.19.诗城
原载2010年第2期《大地文艺》


【编号073】受伤的翅膀

一道飓烈的闪电闪着白光
将漆黑的天空
划开一条伤口

血,汩汩地涌出
倾泼而下
冷凝在一只巨鸟的翅膀上

巨鸟的翅膀
被那突如其来的
飓烈的风暴,折断

巨鸟,沉重地陨落在大地上
砸伤了我的笔尖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我心灵的翅膀,已伤痕累累

1994.5.20.诗城
原载2010年第2期《大地文艺》


【编号074】黑夜的风

一股黑色的风
从一个黑色的夜里吹出
吹倒了一片庄稼地
也吹倒了一片灵魂的庄稼

庄稼倒地没有一蹶不振
而是把头又倔犟地昂起
直视苍空

黑夜的风
吹倒了那片灵魂的庄稼
吹进一个人的骨子里
却把那人的灵魂,也吹成了黑夜

好多年了
每当想起那股从黑夜吹出的风
我就会想到那片庄稼
被暴风吹倒后,高昂的头颅

1994.5.20.诗城
原载2010年第2期《大地文艺》


【编号075】逆境人生

牵一匹棕色的马
套上一辆千年的马车
我端坐于车上
吆喝着逆境人生
马匹,向千年以前飞驰而去

尘土飞扬
吆喝声穿透旷世沉寂
马蹄声声在沉寂的空谷回荡
岁月之灵,寒气袭人
冻伤无数生命的风景

不知不觉,大雪纷飞
我循着大雪的足迹寻觅马车的
蛛丝马迹,发现
那棕色马已抵达千年之外
遍地无名花,已将千年马车
围成一堆朽木,长满苔藓

1994.8.20.永乐村
2007年第3期《玉垒》杂志


【编号076】参悟玄机

今夜我不会失眠
梦中白鸽
已翔飞于那方禅意的天边

习惯了在幽暗的斗室参悟
一如在暴风雨中
经受苦难……

暮回首,四十年的跋涉
一场雪,就这样远去
被雪悄声掩埋

面对那场雪
我无法破译比雪更妙的玄机
重新回归那个寂静的雪夜
为心爱的人儿
抹去挂在眼角的泪花

1994.8.20.永乐村
原载2010年第2期《大地文艺》


【编号77】峡野·陌上桑

峡野  
陌上桑在秋风中几片枯叶摇晃

血色黄昏陌上人家空落的蚕房
依然几颗未摘尽的茧子
静静地挂着  
像几朵为夏天凭吊的白花绽放

我从山下来
已走得很累很累默默地凝望
这峡野的空落,陌上桑
顿感秋天的静穆像一只化蝶的蚕儿
穿过生命旷寂的原野飞向黄昏的空茫

陌上  
绿叶和蚕蝶远去了
惟剩下这无声的寥远一半宁静一半沧桑

1994.12.3.诗城
原载2010.2.25.《作家视野》
另载2011.7.中国文联出版社《情满巴渝》


【编号078】远眺神女峰

伫立,远眺神女
任凭想象驾着三月的金轮马车
飞弛,一睹神女芳容

舒婷那首好诗真把神女唱绝了
是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莫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呵,女贞子终没能煽起爱情的洪流
神女,你哭过吗?
没有回答
只有岁月剥蚀亘古崖岩江浪发出的
声响,在巫山十二峰峦间
久久地回荡着

船,摇晃着
神女云雾缭绕中偶而显露的峥嵘
被我深深地迷住了
呵,世界上的一切都消逝了
消逝在神女永恒的,魅力之中

1994.12.13.诗城五步斋
原载2010.2.25.《作家视野》
另载《重庆地税》2011.第1期


【编号079】落红

总喜欢玩弄一种深沉
就像风玩弄花朵
把整个春天都握在掌中
任意蹂躏
不信,你看那朵朵鲜花
零落成泥好不痛心

而我
总喜欢在那个季节
无病呻吟,那遍地落红
就是我的悲伤
一片一片,牵扯的心绪
无法道明无法理清

1995.2.诗城五步斋
原载1995年台湾《诗世界》创刊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