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34|回复: 1

今天,在中国诗人阵线网,你可以用一首诗换一本诗集

[复制链接]

213

主题

42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760
发表于 2018-6-14 00: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2018年6月14日0点——24点)前10名在中国诗人阵线网发表原创诗歌的作者即可获取诗集一册,首批送出的是著名诗人罗龙老师的《玫瑰园的秋天》。在此贴之下留言留下邮寄地址或者发送地址和电话到18146200004即可,(邮费自理)。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玫瑰园的秋天 / 罗龙著. --北京 : 团结出版社, 2016.4  (风华集 / 赵庆军, 何梅主编) ISBN 978-7-5126-4084-9Ⅰ. ①玫… Ⅱ. ①罗… Ⅲ. ①诗集-中国-当代 Ⅳ. ①I227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6)第073896号
角落里的抒情者抑或时光静物
——罗龙诗集《玫瑰园的秋天》序
赵卫峰


        罗龙的名字与他本人似乎对不上号;这么想时,有些感慨。其实诗与诗人真是两回事,诗人在更多时候仅仅是平常的肉身,他活在现实里,罗龙像我们一样,在人群里,没人知道他是一位诗人。诗是一种内在的时令性精神分泌,我们只有阅读诗人用心创作的文字时,才能产生心理对应,并感受和认识所谓诗歌这种奇异的物种。
       罗龙是一位老师。两年前在为贵州都市报业余编辑诗歌专版时我给他约过稿件。起因是我们在黔南遇到了,在一个貌似热闹其实又虚空的、在当今层出不穷的那种所谓诗歌活动里。罗龙很拘谨,内向,稀少的交谈中,他好像都有些手脚无措似的。我以为这体现他的某种性格来,譬如说很敏感。
就是说,他的身上有着自在的甚至是有些压抑着的原生的诗歌气息。去年在黔西又遇到了他。十多个乌蒙地区的诗友包围着大桌酒菜,这是与诗有关和无关的人们都会奔放的场合,罗龙在其中,仍然是少语寡言,木讷无声。那时我暗想,他在课堂上应该是什么样呢?
        这性格,看样子对于罗龙是如影随形长相伴的了。诗与诗人真是两回事。从他这儿,我想起某种文学与人之性格的某种互补作用来。近些了解,从诗歌里看罗龙令人惊讶,其情其感之浓厚,其对事对物对人,对大小环境的感应度之高,以及那份持续而自在的诗歌写作热情,很少见。
他的创作数量因此也很丰厚。总体看,罗龙诗歌格调有较多古雅倾向,他是内向型的挖掘,其生活、经历的具体点面支撑着他的抒情想像抑或是虚拟,明显有着悲悯感、自我剖析以及谦谨的状态;显然的是,这分诗歌心情如今亦是难得的,它自觉地与这个时代的喧嚣与浮躁保持了距离,凝重而安然,即便关于个体生存困境的压抑与精神困难也会在他诗歌作品里也会不断体现出来。
       罗龙生活在云贵高原乌蒙区间的纳雍地块,此地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诗歌爱好者和写作者层出不穷,也产生了一定影响。虽然文学环境的作用是必然的,但我并不认同这一定是罗龙写作的核心动力。诗人之所以是诗人,起点与动因首先在其自身,何况,近二十年来,诗歌的信息、传播与往大为不同,诗人之所以是诗人,更进一步地与自己的吸收和消化相关了。而从这方面看,我以为罗龙是可以自成特色的。
罗龙这本诗集内容从时间看几乎包括了他20余年来的诗歌写作,他把它分为“九层”,这与一般诗集以辑划分不同,很有创意。层,也是层次、层层递进之意?不过,看起来它们并非纵向而是纵横交错的,所以我以为这“层”,更像是“层面”,一种剖面摊开的意思。
细观之,这些诗作以“情”为点(起点、终点、断点、亮点),时而喷溅,时而湿润地喃喃,时而悲鸣,时而呐喊,融个人感触、地理风物、感性生活及环境感应、感悟于其中,甚或是青春式独白、个人性梦呓、轻淡式哲思……语言朴素,细致、淡雅,阅读罢,会觉得,这又是另一个罗龙!?这角落里的抒情者多像多彩时光中的安详的静物。
       诗集的“第九层”,是诗友同仁们对他写作的优点、特色的观察体会,他们说了我要说的,在此我也就不再赘解了。从另外的角度看,我倒也有些感慨——罗龙生于70年代,应该少有生于60年代的诗歌写作者的保守和封闭,事实上,从文学及诗歌的“进化”与时间的自然过滤规律看,曾因传播、职业、文化与经济环境等因素而长期占据主要文学页面的60后的写作会自然淘汰,这是客观事实。
而新的时代、环境、信息及发生,应该是70后以至80后所面临且不可拒绝的。在此如是说,也当是一种提醒,我感觉罗龙的写作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60后诗歌写作习惯的延续,我想这或许是他还没有注意到的方面。
       罗龙性格是细腻的,反映在写作上也很是朴素流露,以小见大,情真意切。诗歌本身就是以抒情为主的,当然抒情不单指“抒”,“情”的组成与选择同样也是重要的,在此希望罗龙以后能更多注意到“情”的复杂、丰富,甚至如“矛盾”、“真假”、“生死”及“美丑”等命题的伴生存在,可以对现时环境加以辨识与批评。
       从罗龙这儿,我还想起关于“纳雍诗歌”或“乌蒙诗歌”的曾经的思考,即当地诗人们的观念及表达,主要还是对共识性的观念的如实铺陈,经验的表达主要还是来自阅读经验,而未留意到现实、现时的经验更新方面,肯定与赞同,远远大于多于否定或疑问。难道我们作为知识者对这个世界就没有反思吗?
相信罗龙会有的。乌蒙山区的地理版式属于自然馈赠,地理环境当然会作用于诗歌抒情方式、习惯和思想情感,我以为罗龙的写作性格可以在此有更加的领悟与发挥——关于山水的种种生成现象、地理对日常生活、具体身心的刻深制约或说自然与人生的相互关系等等,以后,相信罗龙会会更多加注问题意识,转入到对“时间”的关注上来,那么,观念切入路径和表达形式会更多、也更可能在地理表达方面推陈出新,使抒情更多维、更丰满和更现时。
一本诗集,也就相当对一段过往、情感与来路的总结回望。诗路漫漫,这个印象简记也相当于我与他的互信和共勉。再次祝贺。

(2016年3月于贵阳)


(赵卫峰: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作协会员,贵州省作协主席团委员,贵阳市作协副主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13

主题

42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760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2: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牛了,这几个人居然免费获得了中国诗人阵线网送出的诗集


文星宇
吉日木土 
牟山
向胤道
商野
张家来

本次活动奖品由诗人罗龙独家赞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