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1|回复: 0

《荒原》诗刊初审作品展示(160)

[复制链接]

326

主题

329

帖子

631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312
发表于 2017-11-2 08: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到中年我把爱逼到骨头里》(组诗)
  

         文/曹三娃



父亲的叹息


大水不过五月十三。过了端午

父亲开始磨镰

还得割一捆青草


下完牛犊子的老犏牛太虚弱了

收完麦子还要犁一茬复种

这牛,唉——

  

  ◎五 月


大片大片的麦子说黄就黄

父亲说,田黄一时,人老一年


没等喝完最后一口绿豆米汤

父亲夺门而出

深怕田地里的麦子

真被龙口夺走

  
色 戒


莫贪杯。过去的事儿依稀如梦

兼香型和浓香型,存在于时间

小麦、青稞、高粱、玉米

亲手种植过的粮食

白天撸走身体里所有的水分

和这些发酵的农作物残渣

经过滤,调配。我们是

那么相爱


春分拿出一滴雨水

大醉三日。庄稼逐一走出闺门

和我们披星戴月

终身难戒。诉说一些

清澈的农事和农谚


牛皮鼓


一枚肉身交给土地。左手扬鞭

放在牛背上的疼

扬麦的喜悦,总是转移给内心的愧疚

它们吃麦秸的眼神

完全忽视了高高举起皮鞭的仇恨

而我常常抓起一把泥土

给它们涂抹脊背上的伤口


交出一身的气力

那一刻,我看见屠家青筋暴涨的双颊

一张黑色的牛皮剥下来

做了响雷的鼓


羔羊殇


白云飘过一个山崖。白云躲过

天空的荆棘。

天空的荆棘里,掩藏着无数只土狼

我们小心赶着善良

渐渐靠近屠家的刀锋


假装都是过路的僧人

我们只吃素

为一群粉碎的白云超度

形容一番如坐针毡的虚伪


二月的战争


未完待续。且行且远的不是春天

那些记忆的车轮,碾过我的灵魂

父亲阴郁的脸色,在雨水之后

始终没露出半点阳光


1982年,祖坟里又添了一撮土堆

母亲安静,鸡羊安静,而

屋里家具不停作响

父亲说,是你娘看你来了

她在擦拭物件上的尘埃


春天过去了,大摇大摆

我成了它的俘虏

为一生的骨肉缴械投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